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每日要览 > 县市区

忍痛斩断“利益链” 石首44个湖泊回归“自由身”

发布时间:2018-03-06 阅读次数: 【字号:

    3月3日,石首白莲湖边,64岁的邹上华将手伸入湖水,麻利地捉起一颗田螺:“很多年都见不到了,现在多的是!”邹上华,东升镇长堤寺村人,白莲湖巡湖员。一年多来,这位在湖边长大的老村民,见证了白莲湖的“起死回生”。


    去年以来,石首“狠招”治湖,将市域内44个湖泊的承包经营权全部收回,忍痛斩断利益链,恢复湖泊“自由身”。


    勒进肌理的“湖之病”


    “以前能直接喝的水,后来脏到连手都不敢洗。”曾经的湖水之脏,邹上华印象深刻。


    2016年监测数据显示,石首全域44个湖泊,面积90.74平方公里,半数以上是五类或劣五类水质。


    水质每况愈下,是政府放任不管吗?2015年,石首就出台湖泊保护“三年行动方案”,禁止投肥养殖,加强生态修复,加大打击力度,各项措施齐上马。“千亩以上湖泊,一个季度一检测。”石首市水利局局长陈沙生说,各种手段都用了,就是治不断根。“罪魁祸首”就是水产养殖中的过度投肥。


    石首44个湖泊,绝大部分对外承包进行水产养殖。承包期一般5至10年,有的长达50年,年收取承包费800多万元。


    石首市水利局河湖长制工作科科长胡建军在韩高湖突查时,推开承包主朱老板的门,发现了40桶深褐色散发着臭味的肥水膏。有的老板直接往湖里投粪。在三菱湖,准备投湖的饼肥装了整整一仓库。承包鸭子湖的老板更是一语惊人:他每年往湖里投的肥,要花100万元。


    湖泊功能:由生产型回归生态型


    湖泊到底是干嘛的?很多人会脱口而出“养鱼的”。


    不知从何时起,大大小小的湖泊,沦为纯粹的生产工具。围网、筑坝、切割、投肥……支离破碎,不堪重负。人们对湖泊的过度利用,使其成为区域自然环境变化和人与自然相互作用最为敏感、影响最为深刻、治理难度最大的地理单元。“很多人都忘了湖泊的真正功能。”陈沙生说,湖泊最重要的是生态功能,调节气候,蓄洪灌溉,保持生物多样性。


    承包经营模式下,湖泊被“一包了之”,成为逐利工具。“不断投肥,不断增产。一个鸭子湖,一年能养出300多万斤鱼。”胡建军说。


    石首市意识到,湖泊之所以治不好,根子在于一味追求经济利益。湖泊的生态功能必须摆在首位,经济效益必须服从于生态效益。


    斩断利益链,告别承包经营


    勒进湖泊肌理的利益链条,必须斩断。


    2017年1月,石首出台《湖泊退出承包经营实施方案》,全面终止湖泊发包承包,全市所有湖泊做到“三个一律”:一律停止生产性投入;一律无条件终止发包承包、收回经营权;一律无条件实行人放天养、清水养鱼,恢复生态养殖环境。


    老百姓拍手称快,作为利益主体的老板们起初不肯让步。“大部分承包主抵触情绪都很大,为了收回韩高湖,先后进行了几十轮谈判,极为艰难。”胡建军说。


    提前终止合同,石首拿出重金补偿承包主。每个湖经历成鱼起捕销售、固定资产清产核资、鱼种过秤等环节,市乡两级政府共掏出3000多万元补偿款。


    一次次艰苦谈判,一场场激烈博弈。一年多时间,石首彻底告别湖泊承包经营。


    人放天养,鱼和熊掌可兼得


    人放天养,不让一粒肥料入湖,生态效益真正放在了首位。石首市水产局局长邓志高介绍,入湖鱼苗数量和品种都进行了严格控制,放入的多是鲫鱼、鳜鱼、黄颡等有利于生态修复的种类,鱼儿生长期不进行任何人工干预。


    令人预想不到的是,天然放养的鱼肉质极佳。“这为我们打开了一个思路,鱼和熊掌有可能兼得。”邓志高说,目前已注册“荆楚老河”商标,打造有机鱼品牌,以直营店形式销售。产量不大,价值倍增。


    生态优先,红线不可触碰,在此前提下兼顾经济效益,成效斐然。石首治湖经验引发关注,多地来此学习取经。


    扁草、菹草、黄丝草、轮叶黑藻……漫步上津湖边,能数出十来种水生植物。


    “回来了!”胡建军说,这些水草是水质晴雨表,恢复“自由身”后,湖泊健康状况持续好转。水鸟、田螺、河蚌也多了起来。


    胡建军回忆,以前奶奶常用“喝了上津湖的水眉毛都要长三寸”形容湖水的洁净。如今上津湖边的村民,又开始用湖水煮湖鱼。他相信,石首人耳熟能详的这句民谚,一定会再度流行。(记者张磊通讯员田孝艳车荣华)




上一篇: 江陵县召开三级干部大会 安排部署2018年工作
下一篇: 守护平安护航发展 2018松滋政法工作这么干
荆州新闻网技术支持 鄂ICP备13000602号-3 建议使用IE6以上版本浏览
荆州市绩效考核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
联系方式:0716-8456951 电子邮箱:hbjzjkb@163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