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 > 学习交流 > 探索实践

张居正的“平时实绩考核”

发布时间:2015-09-30 阅读次数: 【字号:

 

 

近期,笔者为进一步完善我市绩效考核工作,广泛查阅借鉴古今中外绩效考核做法,偶得一些研究张居正(明代著名的政治家、改革家,1525-1582年,隆庆六年官拜内阁首辅)“考成法”、人才观和用人办法的文献。细心研读之下,发现“考成法”的核心内容就是“考实绩”,通过“考成法”实施过程管理,发现能干事、有实绩的人,并大胆使用。现将心得与众分享,择其善者用之。

官员考核制度十分必要。从先秦以来,官吏考课制度在不断地发展,成为我国统治阶级治理国家的基本制度,它不仅关系到官吏的升降、奖惩、俸禄,也是整顿吏治、激励官员的有效手段。考课制度历朝历代不断运用、修改,到了明朝逐渐完善,规定考察官必须详查官员在职期间的政、德、勤、能等多方面情况,如实上报,“以凭考察”。明朝的这种考课制度似乎很健全,考核涵盖官员的政、德、勤、能,但问题也就出现在此,在实际操作中存在两个重大漏洞:一是考课的考语出自各个衙门机构的长官,长官也是个体的人,不可避免地具有主观性、局限性,甚至与其属下有割不断、理还乱的利益关联,如何才能保证这些长官考课下属时不带主观色彩、没有偏私呢?二是考课体系看似严厉,但手段极为空洞无力,“察其行能,验其勤惰,从公考核明白”。如何察其行能?怎样验其勤惰?以什么样的标准去察验?如果考察没有明确具体的、可以操作的标准,无异于为考课的官员随心所欲、主观臆断或徇私枉法开了方便之门。这种制度一方面会逼迫被考官员阿谀奉迎、溜须拍马乃至送礼行贿,博得考官的欢心和好评,滋长社会歪风。另一方面,没有能力的官员通过贿赂讨好考课官员,只要不犯严重错误,也可苟且偷安,稳拿俸禄,助长了官员不作为。

张居正任内阁首辅之时,法纪废弛,政多纷更,国库空虚,如何建立简单管用、便于操作的考课制度是他不得不解决的问题。他清醒地认识成事在人、败业也在人,用好的制度选好人、用好人、调动人的积极性,是事业成败的关键。

建立以“实绩”为考核内容的“考成法”。万历元年,张居正向神宗皇帝朱翊钧上奏《请稽查章奏随事考成以修实政疏》,“凡六部都察院,遇各章奏,或题奉明旨,或复奏钦依,转行各该衙门,俱先酌量道里远近,事情缓急,立定程期,置立文簿存照,每月终注销。”明确提出对政府官员“随事考成”的官吏考核办法。“考成”中的“考”即考察或考核,对象是官员,“成”即官员办事的实效,也称为“治绩”。“考成法”不再是例行公事对官员政、德、能、勤进行评价,而是对职责、章奏、明旨等等涉及的官员工作落实情况进行考核。这种考核既客观评价官员的工作业绩,又推动工作目标任务的落实,是治理懒政的重要举措。

考核的内容上突出重点难点。鉴于国库空虚,张居正对官员“以钱谷为考成”,以追索田粮评定政绩,凡是追缴欠税不足的官员,都要受到批评、调离或撤职的处分,迫使官员打击不法权贵。这种突出重点的考核,目标任务明确,效果显著,在不加税的情况下,解决了国家钱谷亏缺。

“考成法”实行目标管理。其要领是“立限考事”、“以事责人”。规定六部和都察院必须把所属官员所有应办的工作以实事登记,依据轻重缓急列计划,明确完成时间,登记在“考成簿”上。“考成法”也是平时考核。“考成簿”一式三份,另外抄录两本,一本交与六部对应的六科监察核销,另一本则交内阁。六科照册内前件逐一附簿候查,下月陆续完销,做到及时考核。最后,各科需要把自己管辖各部的政务完成情况,上报给内阁。各部的奖惩,由内阁进行政绩考核,作出决定。这种层层负责的机制,可以保证考察结果的准确性。

以实绩任免官员。张居正奉行的选吏标准是“用舍进退一以功实为准,毋徙眩于声名,毋尽拘于资格,毋摇之以毁誉,毋杂之以爱憎,毋以一事蘖其平生,毋以一眚掩其大节。”要求官员“宁为循吏,不做清流”。这既是张居正自己的处世之道,也是他的用人之道。他把“官”分了几类:一为无能的贪官污吏,这些人是地地道道的官场寄生虫。二谓清流派,他们行为端正,忠君爱民,可是这些人往往沽名钓誉,想留个清官的美誉却做不成几件实事。三是循吏,他们是注重结果、大刀阔斧工作的实战派,但行事有时难免偏于严苛,刻薄寡恩,一根筋地抓任务落实。第一类官要去除,第二类官做“言官”尚可,而张居正真正欣赏和使用的就是循吏。

通过考核,仅万历三年(1575年)查出各省抚按官名下未完成事件共计237件,处理抚按诸臣54人。凤阳巡抚王宗沐、巡按张更化,广东巡按张守约,浙江巡按肖廪,以未完成事件数量太多而罚停俸三月。考核重用李成梁、戚继光、王崇古、方逢时等名将,使得北方边境民生平安、贸易繁荣;破格提拔庞尚鹏,首创“一条鞭法”,减轻了人民的徭役负担;重用具有经济管理才能的张学颜为户部尚书;起用水利专家潘季驯负责治理黄河,“使持节治河,一切假以便宜久任,帑藏不问出入。”

对名不负实的不予重用。汪伯昆是当时诗坛两大领袖之一,张居正觉得他有能力、资格老,调任他为兵部左侍郎。汪伯昆到任后,受张居正派遣,巡视整个西北的军事设施,每到一地,都先和当地文人一起吟诗作赋,他的巡边奏章也是篇散文。张居正看了奏章以后,批道:“芝兰当道,不得不除”,免去了汪伯昆的官。一些“洁身自好”清流,遇事看祖制、看前人所为,一旦有损个人名声就退缩,似乎做官有原则,有操守,其实是没器量,工作不灵活、缺担当,有政德而无政绩。对这类人张居正坚决不用,甚至连海瑞也没重用。

张居正的实绩考核——“考成法”配合其他新政实施,掀开了长达十年之久的万历新政,扭转了明朝衰落的局面,呈现出了“万历中兴”气象。“考成法”有两点是值得我们在干部平时实绩考核中借鉴的:一是平时考核不应求面面俱到的、全方位考核,要以工作任务完成与否、工作做的是否出色进行考评。实绩考核一方面客观准确,令人信服;另一方面有利于激发干部责任心,促进工作目标任务的完成,这是我们干部平时实绩考核应该坚持的。二是在选人用人上,坚持实绩导向,不看他说的多好、写的多好,而看他做的多好,有无实绩。要坚持探索建立从有实绩的干部中选有德行的人,并委以重任的路子,完善干部平时实绩考核结果运用体系,促进干部严守“三严三实”,做清廉为官、事业有为的好干部。

 

(作者:中共荆州市委组织部部委   陈东声)

 

 

上一篇: 认真“晒实绩” 促进转作风
下一篇: 荆州市公务员考核工作的实践与思考
荆州新闻网技术支持 鄂ICP备13000602号-3 建议使用IE6以上版本浏览
荆州市绩效考核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主办 
联系方式:0716-8456951 电子邮箱:hbjzjkb@163.com